我校客座教授钟林撰文:《全民战“疫”要重视“社会情绪”》


当前,全国人民在党中央的领导下展开一场抗击疫情的阻击战,在这场全民战役中,如何有效引导社会情绪,更好地调动全社会力量参与?227日,我校客座教授、华中科技大学国家治理研究院研究员钟林以《全民战“疫”要重视“社会情绪”》为题撰文,从“社会情绪对全民战“疫”的影响与意义”“社会情绪在全民战“疫”中的产生与发展”“社会情绪在全民战“疫”中的疏解与引导”等方面予以解答。


原文如下:


全民战“疫”要重视“社会情绪”


习近平总书记明确强调,要动员全社会力量,坚决打赢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疫情防控战役是一场全国大战、全局大战和全民大战,必然要求我们动员全社会力量、组织全社会力量和运用全社会力量,开展一场决战决胜的全民战“疫”。在社会动员过程中,我们必须高度重视和有效引导社会情绪,才能及时疏解消极社会情绪,有效激发积极社会情绪,塑造良好的社会情绪,从而更好地调动全社会力量参与全民战“疫”。

一、社会情绪对全民战“疫”的影响与意义

马克思曾讲,人既是生物的人,也是社会的人。就生物的人而言,人必然有喜怒哀乐悲忧恐惊等自然生理情绪;就社会的人而言,人总是生活在社会当中的,个人的情绪必然影响到其他人及社会的情绪,反过来,社会情绪也必然影响着个人的情绪,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尤其是在信息化、全球化和复杂化的现代社会,社会情绪的发生、传播和影响更为迅速、深度和激烈。纵观近现代国内外重大社会事件,无论是乌克兰“颜色革命”,还是叙利亚ISIS恐怖活动,无论是世界绿色环保行动,还是国际健康生活运动等社会大事件,背后都有一个共同身影“社会情绪”,可以说,社会情绪极大地影响到一个国家乃至全世界的国家安全、政权安全、社会稳定、经济发展、集体效能、行动效果等。

就抗击疫情而言,疫情突如其来对人民群众的安全感带来极大的冲击,必然导致社会情绪极大的变化,如果我们不能及时疏解惶恐、迷茫、失望、无助、不满、愤怒等社会消极情绪,那么一方面,内生的谣言、破坏、犯罪等将“乘机而起”,极大地破坏社会稳定,严重地削弱政府和全社会进行全民抗疫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如果这种社会消极情绪长期得不到有效疏解,极易由于集群效应而诱发群体性事件,甚至导致危害国家安全和政治安全的事件;另一方面,外部的抹黑、攻击、分裂等将“乘虚而入”,此时将产生极大的渗透性、蛊惑性和煽动性,将严重地影响到党委政府推动全民抗疫的公信力、领导力和动员力,甚至诱发“内外勾结”的危害国家安全和政治安全的事件。因此,我们必须科学正视和高度重视疫情社会情绪的及时疏解和正能引导,有效化解疫情社会消极情绪可能带来的影响及危害,广泛激发社会积极情绪,释放更大地全民战“疫”力量。

二、社会情绪在全民战“疫”中的产生与发展

社会情绪是指某一重大社会事件对社会公众心理所产生的情绪刺激,以及这种情绪刺激在社会公众之间传播和相互作用,从而形成的社会心理感知和情绪反应的总态势和总趋势。具体抗击疫情而言,我们可以把疫情社会情绪发展分为五个阶段:酝酿产生阶段——快速传染阶段——群集强化阶段——疏解分化阶段——正向赋能阶段。

第一阶段:酝酿产生阶段,疫情突如其来,社会公众对该疾病的普遍“无知”、对疫情的普遍“缺知”、疫情本身的迅猛发展和极大危害等,对社会公众的安全感产生了极大的冲击,此时社会公众普遍应激产生惶恐、迷茫、无助以及对政府的“不满”“抱怨”等消极情绪,与此同时,谣言信息、虚假信息、失真信息、恶意信息等有害信息大量产生,此时社会消极情绪很快酝酿产生。

第二阶段:快速传染阶段,随着前一阶段的疫情社会消极情绪的酝酿产生,这些情绪又通过微信、微博、短视频、网站、公众号、各类网络社群等互联网信息渠道,伴随着各种疫情相关新闻事件及分析评论等迅速传播,此时将产生疫情社会消极情绪的快速传染。此阶段,政府对疫情信息公开和辟谣、科研机构对疫情研究的公布、正能社会媒体和正能社会公众积极回应虽然无法全面有效阻止社会消极情绪传染,但会抵消掉一大部分消极情绪传染。

第三阶段:群集强化阶段,由于大部分人对疫情普遍“第一认知”的首因效应和前一阶段社会情绪快速传染的雪球效应,相似社会情绪将产生共鸣共振和集群极化,疫情社会消极情绪此时达到群集强化的峰值阶段。

第四阶段:疏解分化阶段,经过前期人们对疫情的强烈应激反应到逐渐适应缓和,加之政府更大力度的虚假信息辟谣和有害信息打击,政府大量权威有效疫情信息的及时供给和正能引导,此时社会消极情绪逐渐释放和疏解,社会大众开始更加理性地对待疫情和更加客观公证地评价政府作为,疫情社会积极情绪逐渐成为社会情绪的主流。

第五阶段:正向赋能阶段,由于政府的疫情防控体系更加严密,措施更加有力,成效逐渐显现,全社会参与共同抗疫的力量越来越多,社会舆论更多正能、正向和接地气的宣传报道,以及积极社会情绪的影响作用,此时广大社会公众将不断激发自生内在的理性、大爱、责任、担当和类同情等正向积极情绪,从而形成全社会正向赋能的积极社会情绪良好氛围。这里我们必须充分客观认识到,疫情社会情绪不是天然按照这个逻辑进行发展,必须要党委政府和全社会采取有效措施不断疏解消极社会情绪和激发引导积极社会情绪的前提下,才能尽快地过渡到第五个阶段,形成正向赋能的全民战“疫”良好社会情绪。

三、社会情绪在全民战“疫”中的疏解与引导

重大社会事件的发生必然伴随着社会情绪的产生,我们必须积极有效地疏解与引导社会情绪,才能尽快有效处理重大社会事件和尽最大可能地降低其对社会的消极影响。具体到抗击疫情来讲,我们必须有效抓好疏解与引导的主体、对象和方式等三大关键问题。

就疏解与引导的主体而言,党委政府、意见领袖和社会大众是疏解与引导疫情社会情绪的三大主体。党委政府在任何一个阶段都是疫情社会情绪疏解与引导最主要、最重要、最核心的主体力量,因为党委政府是社会公众天然信任和依靠的主体,当然这里包括科研机构和智库机构的科学发声与及时辟谣,因此,党委政府要保持对疫情社会情绪疏解与引导的高度重视和高度敏感,并且要及时采取各种有效措施关注社会舆论、回应社会关切、解决社会难题、抚慰社会心理、打击有害信息、处理影响公信力的言行、宣传弘扬抗疫社会正能量等。

意见领袖在疫情社会情绪疏解与引导中起到重要作用,尤其是在社会情绪产生和发展的前三个阶段,以及党委政府权威准确有效信息供给不足和打击有效信息不够的时候,社会大众极易受意见领袖观点和情绪的影响,因此,意见领袖必须及时发表负责任的社会言论和承担起意见领袖的社会职责;与此同时,坚决打击极个别意见领袖“出位出格”“乱说博眼球”“胡说博人气”等行为。社会大众任何时候都是社会情绪的制造者、传播者和受影响者,因此,社会大众在任何时候都要尽量做到理性判断、清醒看待、客观评价、文明表达、传播积极、正能影响,不造谣不信谣不传谣,有真心有信心有爱心,这样才能尽量避免自己被消极社会情绪裹挟和伤害,也是在为抗击疫情贡献自己应有的正能量。

就疏解与引导的对象而言,既要有受众对象的分类,也要不同情绪的分类。针对社会大众来讲,要及时为其提供权威准确的疫情信息、防疫抗疫的实用信息、生产生活的便民信息、及时回应大众需求、及时辟谣和打击有害信息、及时处理伤害公众社会情感的疫情相关干部及案件、鼓励发扬大爱参与抗疫等,增强社会大众对疫情的透明度、对党委政府的信心和自身的安全感。

针对患者及家属来讲,要强化心理干预,加入心理治疗,排解恐惧情绪,引导其正确科学认识疾病和疫情,帮助增强战胜疾病的自信心,避免过激情绪和过激行为,并引导其康复后传播积极信息和抗疫信心,鼓励其多种形式参与全民抗疫。

针对抗疫一线工作者来讲,要给予其充分保障和细致关怀,宣扬其勇于担当和敢于奉献的真实事迹及精神,多种形式给予其加油鼓劲和大力支持,大力表扬表彰和重用提拔优秀先锋,并且严肃处理伤害抗疫一线工作者热情和感情的事件。

就疏解与引导的方式而言,我们既要充分运用好微信、微博、短视频、公众号等现代传播方式,也要在基层农村运用好大喇叭、流动车、横幅标语、墙上漫画等传统宣传方式,重视传播到达率和实效度,还要特别注意传播宣传内容的真实性、亲民性和共鸣性,切忌假大空、假典型和形式主义等有害内容及形式。


(作者:钟林,华中科技大学国家治理研究院研究员,永利集团客座教授)


原文链接:

https://www.toutiao.com/i6798062144207192583/?wxshare_count=3&from=singlemessage&pbid=6755194645846885896




(来源:今日头条 责编:邱政)


上一篇:下一篇:

作者:今日头条发布时间:2020-02-28

返回原图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